忍者ブログ

【無限•制】

【無限•制】官方公式站

[PR]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《好傻好天真》盜墓筆記衍生小說預購中

預購期間: ~2011/04/06
書  名:《好傻好天真》盜墓筆記衍生小說
作  者:Polly
封面繪者:綠璽
規  格:A5/簡體橫排/彩色封面含折口
字  數:約六萬多(極有可能爆字數)
性  質:R18小說本
配  對:主二環、有小花、微瓶邪
預購小禮:Q版人物奔走套卡(七張)&書腰 (圖樣待補)
收錄內容:好傻好天真+四篇不公開番外
(番外配對分別為:二環*1、小花中心*1、瓶邪*2)
插  花:工口書、小山風、風翼、皓晨、寶becky (按字首筆劃順序排列)

文  案:

-好傻好天真-

演戲的是瘋子,看戲的是傻子。
解連環喜歡看戲,也演戲;
他不傻,也不瘋,
卻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活在戲裡還是戲外?
回首過去,他勾起嘴角嘲笑自己,
這一切的開始,或許得由當年那個好傻好天真的決定說起....
 

-詛咒By風翼-
 
那是一座魔湖!
掉下去的東西都會乘以三倍還回來,比聚寶盆還好用!
不過奉勸各位不要隨便向祂乞求……
因為祂會給你比你所求的還多,但不見得是你真正想要的。
悶騷、嬌羞、狂野的……小哥,「 今夜、ご注文はどっち?」(今晚你要點的是
哪一道菜?)

淘寶預購:http://item.taobao.com/auction/item_detail.htm?item_num_id=9671610936

試閱:
 

好傻好天真

 

 

頂著吳三省的面孔,做事一向深思熟慮的解連環,今天反常地沒多加思考就跑到二月紅的戲班子,要替他家雨臣探班。

 

踏出門才想到,依他現在的身份,實在沒立場做這種事情,於是路上隨便想了個理由,假裝要去看新貨,給紅二爺的夥計打了個電話,約好時間上門拜訪。

 

隨著時間的接近,解連環不由得有些緊張,除了擔心吳二白突然冒出來攪局之外,也很煩惱不曉得能不能順利看到雨臣。他已經好幾個月沒跟半個解家人見面了。

 

前陣子誤上賊船去了西沙,好不容易得救卻又一時犯傻,頂替了吳三省的身份,接著在吳二白的誘導之下,答應負責尋找吳三省的工作。

 

前幾天聽說了大哥的死訊,還有雨臣被送去紅二爺那兒學戲的事情,他一直很想回解家看看情況,卻因為不想讓吳二白懷疑他跟自家人勾結,以為他要對吳家不利,故意婉拒吳二白要讓他去替他大哥上香的提議。

 

人都死了,去看塊寫了名字的木頭有個屁用,還不如多關心一下活著的人。

 

他不能光明正大的去解家,到戲班子看場花鼓戲找點樂子總不會引人起疑吧?

 

也許是最近不順心的事情太多,解連環完全沒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,直到進了戲院邊聽戲邊等夥計來接頭的時候才想到,戲班子的後台哪會隨隨便便讓人進去,就算要談生意也不會把人帶去看他們訓練學徒的情況,他想製造巧合偶遇雨臣的機率實在低到不能再低,很有可能白跑一趟。

 

這年頭的花鼓戲容易受到歧視跟禁演,有不少戲班子都會以流行的大戲劇目作為掩飾,今日上演的正是京劇歷久不衰的經典戲曲,竇娥冤。

 

飾演竇娥的旦角在台上正演得催淚,被冤枉成兇手的旦角正如泣如訴地唱著自己的冤屈,淒厲的控訴這天不天、地不地,聲稱將血染白綾不落地,六月飛雪淹三尺什麼的,驚天動地。

 

解連環有些鬱悶,他雖然喜歡聽戲,但是他現在想聽的是生動活潑,充滿趣味的花鼓戲曲,結果台上演這什麼鬼玩意兒?竇娥冤,有他冤嗎?無端惹了一堆麻煩事,搞得自己有家歸不得,還得替吳家做牛做馬,吳二白又把他當犯人似的,找了三省的夥計監視他每天的一舉一動,害他做起事情綁手綁腳的,怕被人拿去做文章。

 

就在他煩悶得快等不下去的時候,紅二爺家的夥計過來對解連環做了個手勢,終於能解脫的他點了個頭,起身跟著夥計走出劇廳,沿著長廊走到戲院旁附設的辦公室,裡面沒人,夥計沏了杯茶,要他稍坐一會兒,紅二爺等下就來了。

 

解連環感到相當意外,紅二爺已經是七、八十歲的人了,基本上不太管事,生意什麼的都放給兒子去處理,紅家一共有三個兒子,老三正在台上唱戲,他以為來的人會是紅家老大或老二,沒料到紅二爺居然要親自見他,也不曉得這葫蘆裡到底賣的是什麼藥。

 

解連環等沒幾分鐘就有些不耐煩,這間戲院的隔音做得不夠完善,就算待在辦公室也能聽見遠處傳來旦角哀戚的哭腔,似乎是演到了竇娥的冤魂向父親申冤的橋段。

 

隱約的哭泣聲斷斷續續的一直沒停,解連環突然有點覺得奇怪,除了旦角的哭腔之外,似乎還夾雜另一道微弱的哭聲,如果不仔細聽絕對聽不出來。

 

他豎起耳朵走了幾步,發現聲音是從後院的教場傳來的,這細微的哭聲太嫩,而且哭得毫無技巧,嗚嗚哇哇的一點美感也無,喜歡聽戲的他對各種唱腔耳熟能詳,自然清楚這絕對不可能是在練唱。

 

一旁陪著他等人的夥計也聽到了哭聲,尷尬地笑了笑,避重就輕地說:「學戲練功什麼的,多多少少得吃點苦頭,台上一分鐘,台下十年功,外人看不到練這十年的辛苦,想學戲卻吃不了苦而哭鬧撒潑的也是大有人在。」

 

解連環先是了然的點了個頭,緊接著意會到這很有可能是某人的哭聲,他心裡有些緊張,卻還是先坐了下來,冷靜地喝了口茶,以閒聊的語氣問道:「聽說紅二爺最近新收了個小徒弟?」

 

那夥計沒立刻回答,先充滿警惕地朝外面張望了一下,確定四處沒人才說:「是啊,就收了解家那個小娃兒,其實照輩分來說,收他的應該是我家大少爺,也不知道解九爺跟當家的說了些什麼,當家的破例收了那娃兒,結果那五、六歲的娃兒跟我家少爺們平輩,大夥兒都有些哭笑不得。」

 

解連環不滿地反駁:「解雨臣是解家的長孫,以後也會是個當家,跟你們未來的當家共列平輩,沒什麼好笑的。」

 

解連環知道自己這話說得太過牽強,但他就是沒辦法眼睜睜看著別人嘲笑解家。

 

牽強歸牽強,要忽悠沒讀過幾年書的夥計卻也不難,那夥計一下子就變了臉色,拜託解連環別把這話傳出去。

 

解連環板著臉不說話,那夥計不安地求了幾句還是得不到回應,只好苦笑。

 

尷尬的氣氛凝結在空中,解連環心想,紅家老大其實有點可憐,因為紅二爺太長壽了,都幾歲的人了還硬朗得像頭牛似的,雖然不管事,但道上的名聲還在,紅家子孫的威望不足以蓋過他老人家,大家講到紅家的當家,自然還是會去聯想到紅二爺,而不是想到紅家老大。

 

如今紅家老大都已經是過五奔六的人了,就算紅二爺逝世,接手的當家也很有可能是下一輩的年輕人,而不是為紅家勞心勞力一輩子的老大。

 

不過紅家老大雖然不是名義上的當家,但紅家的事情,大多是由他作主,除非是很嚴重的大事,否則不會隨便驚動紅二爺他老人家。

 


也不曉得紅二爺現在是在唱哪齣,怎麼會願意接見他這個小輩呢?解連環盤算著,反正大家都說吳家老三個性衝動,他乾脆利用三省這率直的個性來探紅家的底細。

 

他隨口問向夥計:「你說二爺什麼時候到?」

 

夥計見解連環終於肯搭理他,急忙回道:「就來了,你再多等等,馬上就到了,剛才的事情就當我沒說過,拜託別跟二爺說。」

 

「二爺年紀大了,這麼久沒來你也不擔心,不去看看情況嗎?」

 

「二爺一向硬朗得很,應該不會有事。」夥計頗為得意地說:「咱們家二爺雖然已經八十好幾了,還是堅持每天練唱開場,丹田有力聲音宏亮,唱起曲子來完全不輸現在的年輕小輩,而且身手矯捷,這幾十年的功力非同小可,有人說就算二爺不小心從樓上失足跌落,也能輕巧地翻個身如同貓兒般優雅落地。」

 

「太誇張了吧?」解連環並不相信夥計的說詞,這年紀的老人家,就算身子再怎麼硬朗,也不可能贏過年輕人。

 

夥計一臉不滿,堅持自己絕對沒有誇大其詞,「難道您沒看過二爺的戲嗎?」

 

解連環搖頭,他還真沒看過紅二爺演出的戲碼,畢竟不是同一年代的人物,兩人年齡落差太大,紅二爺年輕火紅的時代他根本還沒出生,等他到了記事的年紀,經歷解放時期的紅二爺早就是半隱退的狀態了,對他而言,紅二爺一直是傳說中的人物。

 

「你也知道,咱們家二爺是出了名的美男子,光戲裡的扮相就迷倒一大群了,說起二爺唱的戲啊,很多人都說聽完之後都說耳朵像產生了幻覺,一連好幾天都聽得到二爺溫潤的嗓音。」夥計一臉嚮往的表情,似乎正在回味的樣子。

 

解連環有些不以為然,就算年輕時再怎麼風流倜儻,老了還不是一樣會變成皺巴巴醜模樣,哪還迷得倒人?不過他也不能在人家的地盤說對方的當家不好,便順著夥計的話敷衍道:「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嗎?被你這麼一說,我也想聽聽看,晚點叫夥計去找找有沒有早期的錄影帶,買個幾卷回來欣賞欣賞。」

 

夥計兩手一攤,曖昧地笑了笑,說早期沒那麼好的設備,想看戲就得親自去看,不像現在有錄影帶什麼的,不過他手上有二爺早晨練唱的錄音帶,想要的話他願意割愛。

 

解連環也跟著笑了,原來這夥計是想跟他做生意才扯那麼多,看來剛才的誇讚真實性不高,可能只是親朋好友捧出來的名聲,不見得有真才實料。

 

再次喝了口茶,解連環將茶杯遞給夥計,「我說這茶都涼了,幫我換一杯吧,順便去問問二爺什麼時候過來,老子還想回去聽戲呢!」

 

夥計接過茶杯,雖然滿臉不願但畢竟不能得罪客人,只好出去探探情況。

 

解連環確認夥計走遠之後,尋著哭聲找到了戲院後方的教場,有個孩子被倒掛在樹上,已經哭到沒力了,正一抖一抖地抽噎著,一旁站了個小人兒,雙手抱胸,一臉流氓樣。

 

解連環忍不住笑了出來,那個雙手抱胸的小人兒,不正是他那才六歲的大姪子嗎?怎麼才新進門沒幾天就開始整人了?

 

明明是張可愛甜美的嫩臉,卻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模樣,真不曉得是跟誰學的。

 

他一開始本來還在擔心,會不會是他家雨臣初來乍到不懂規矩,被人給欺負了,不過看樣子是他多心了,就算才六歲,他家雨臣還是會把自己照顧得很好,絕對不會平白受人欺負。

 

被倒吊在樹上的孩子滿臉通紅,似乎被掛了好一陣子,解連環怕對方腦溢血出人命,到時候解家不好交待,便走過去替那孩子鬆綁。

 

「喂!幹什麼了這?」解連環一邊放下那孩子,一邊詢問前因後果。

 

小小年紀的解雨臣發現事蹟敗露,臉上並無驚慌害怕的神情,反而一臉甜笑道:「這位不知道排行第幾的小師兄正在教我練功,師兄你說對不對?」

 

「對你媽個屁!」那孩子緩過氣來,開始心有餘悸地邊哭邊罵:「我可沒教你把我倒掛在樹上!」說著還想衝過去打人,解連環一手抓住他領子把他抓回來,要他冷靜下來好好說。

 

就算是解家理虧,解連環也不願意解家的孩子被外人打。

 

那孩子怒氣當頭,還不時抽噎個幾聲,說起話來沒什麼邏輯,不過解連環還是聽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

那孩子想欺負剛進門的雨臣,騙他說訓練腰力得像紅二爺那樣,每天早上頭下腳上地倒掛在單槓上,憑著腹部的力量支起上半身,吊著做仰臥起坐,雨臣沒上當,又誇又讚地吹捧對方,把對方捧得心花怒放,自願做示範,不過教場的道具沒經過大人同意不得使用,所以只好陽春地找顆樹當工具,沒想到那孩子才剛上了樹,雨臣就假借怕他跌落的理由,拿了繩子綁住他的腳,那孩子的腰力不夠上不來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解雨臣把他綁在樹上,求助無門,直到解連環聞聲趕來救他。

 

解連環很想罵那孩子活該,不過雨臣寄人籬下,以後有很多地方得靠紅家庇護,也不曉得這孩子跟紅家的關係,還是別隨便得罪人比較好。

 

忍住想朝那孩子頭上狂敲的衝動,解連環摸摸他的頭安慰了幾句,要他們以後盡量避免私底下的練習,免得出意外,順便誇大地描述了倒掛太久可能引起腦溢血、中風、癱瘓之類的可能性,把兩個孩子嚇得臉色慘白,想必以後絕對不敢再隨便亂惡作劇了。

 

教訓完不聽話的小鬼頭,解連環開始向解雨臣攀談,「聽那孩子叫你小花?男孩子怎麼會起這麼嬌弱的名字?」

 

解雨臣還沒張口,旁邊的孩子就大聲插嘴嘲笑:「他是人妖啦!哈哈哈!」

 

解連環跟解雨臣同時瞪了那孩子一眼,兩人相同的神情讓那孩子頓時背上一陣發麻,馬上噤了聲,隨便找個藉口溜了。此舉正中解連環下懷,他早就想把人趕走,好好跟解雨臣談一談。

 

解連環安慰道:「別跟那種幼稚的小屁孩計較。」

 

解雨臣笑道:「這是二爺起的藝名,全名是解語花,他們都叫我小花。」

 

「那本名呢?」解連環皺起眉頭。

 

「用不著的東西就別問了吧,看你不像紅家的人,你是誰?」解雨臣看對方長相跟不久前出了事的解連環有幾分相似,但想不起這張臉是誰,對他有幾分戒心。

 

「就算用不著,也得牢牢記著,做人不能忘本。」解連環神色有些凝重,「我是吳家老三。」

 

解語花懂事地喚了聲三爺,解連環聽得很不是滋味。

 

「這裡是教場,外人不能隨便進來。」解語花臉上仍是帶著笑意,但趕人的意思非常明顯。

 

「我們吳家跟解家彼此互為外家,有親戚關係,不是外人,以前逢年過節我還給過你紅包,忘了嗎?」解連環感嘆,這孩子才幾歲啊!講話居然也會拐彎抹角,真是不老實。

 

解語花似懂非懂地說:「爺爺說,如果陌生人表現得太過熱絡,必然有所圖謀,你圖我什麼?」

 

「你能給我什麼嗎?」解連環笑了笑,伸手摸摸他的頭,囑咐道:「爺爺交待過的事情要放在心底,但是不能拿出來質問,這事是雙面刃,一旦攤在台面上,不僅僅是傷了別人,也會傷害到自己。」

 

解連環一講完就發現自己又犯傻了,跟個六歲的孩子扯這些幹什麼?要他把爺爺的交待背熟就好了,何苦讓他提早踏入大人勾心鬥角的污濁世界。

 

解語花仍是一臉困惑,顯然沒聽懂解連環的意思。

 

解連環苦笑,他沒有多餘的時間跟解語花解釋太多,估計時間那夥計也快回來了,他不能在這裡耽擱太久,朝解語花手裡塞了兩顆奶糖,說他還有事情得處理,要解語花好好保重自己。

 

解語花笑著收下糖果,卻在解連環離去後隨手扔了。

 

爺爺交待過,不能隨便吃陌生人給的東西。

 

 

 

解連環一走出教場就被夥計逮個正著。

 

「吳三爺您這是上哪兒去了?兩位二爺正在等您呢!」

 

「剛才內急,去了趟茅房」解連環挑高眉毛問道:「兩位二爺?」

 

「是啊,請您跟我來。」夥計將解連環領到另一間房,解連環一看到屋內的兩人,就明白了為什麼紅二爺會親自接見他。

 

「老三你楞在那做什麼?還不快過來見過紅二爺。」吳二白對他招了招手,熱絡的模樣讓他感到相當刺眼。

 

他知道吳二白交友廣泛,但他沒料到他居然能跟傳說中的人物交上朋友,總覺得有點恐怖。

 

客套地打過招呼,解連環趁著這個機會,近距離仔細觀察傳說中的二月紅,心下頗為震驚。

 

一直以來他都認為關於二月紅的傳說言過其實,多半是以訛傳訛,卻忽略了謠言也是有幾分事實做基礎,才會越傳越誇張。

 

眼前的男子一頭黑髮,細長的雙眼明亮清晰,高挺的鼻樑與完美的脣形,精緻的五官組合成一張充滿魅惑氣息的臉龐,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成熟男子特有的韻味。

 

歲月並未摧殘他的外表,反而增添了風韻。

 

要不是他深知吳二白不是會開玩笑的人,肯定會認為眼前的男人年紀絕對不超過五十歲。

 

二月紅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,視線在吳二白跟解連環臉上徘徊了好一會兒,看得解連環有幾分尷尬,吳二白倒是很坦蕩地解釋:「舍弟長得像家母,我比較像父親。」

 

「看得出來、看得出來。」二月紅笑著點頭的同時,伸手捏了解連環的臉,動作快到吳二白想攔也攔不住,解連環更是完全來不及閃躲,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被人吃完了豆腐。

 

「二爺您這是?」吳二白語氣中夾帶些微怒氣。

 

二月紅聞了聞指尖沾到的粉末,微笑道:「要上粉的話,我不建議這牌子,會傷皮膚,待會兒我叫夥計給你一罐咱戲班子專用的,不只是上妝,同時還能保養皮膚,好用得很。」

 

「二爺您難道就不能正經些嗎?」吳二白臉色十分難看,就算二月紅是長輩也照樣發火。

 

「談生意不夠正經嗎?」二月紅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。

 

 

(待續)

PR
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
Name
Title
Mail
URL
Comment
Pass
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<< PREVHOMENEXT >>
20 |  92 |  91 |  90 |  89 |  88 |  87 |  86 |  85 |  84 |  83 | 

~請愛我~

HN:
無限君
年齢:
7
性別:
非公開
誕生日:
2009/07/01
職業:
販售愛~
趣味:
同人~
自己紹介:
上海同人實體店~
同人無限制!宅腐不分家~
有愛就是一家人~
同人本同人周邊代理邊寄賣
同人本代理印刷周邊製作~

Banner請自取=v=

歡迎汁援! 88x31 請自由的~~

☆同盟同萌☆

[天窗聯盟]中文同人誌推廣聯盟上海ComicCup 上海ComicCon南京純潔 武漢ComiAi同人

愛的應援!

【少爺,反推無用!】
河·蟹·你·全·家!第二彈!
新春必败! 

【兔子與受】
黑塔利亞米英本!
好萌! 

【瀲】
九歌原創+同人全彩繪本!
華麗麗啊 

【處刑日】
九歌APH露普fan book!
盡請期待 

ST 11.5【腦補未刪節】
腦補滿賽!!
來腦補~ 

OP同人黃綠R18本
某人第一本很廢很銼的糟糕本
戳我戳我 

【Fahafahana】
馬達加斯加動畫電影擬人同人本
戳我戳我 

JOGU的恐怖寵物店小說本
期待CC5能出現哦~捂臉~
點這裡點這裡~ 

【韋恩的假期】
阿光超萌的SB本第二彈啊!
特典是ST本哦哦哦!!

太有愛了!點我啦! 

【Please Eat】
VOCALOID大萌!
蕉冰CP以及V家其他成員KUSO本

我是KAITO胸前的馬賽克!點我!(大誤 

【河蟹你全家】
GREE DAM男体化同人本
欢乐吐槽本哦~

河蟹你哦! 


【那个执事·X乱】
黑執事18X同人
KAMi醬的華麗麗的萌本哦~

愛的連接! 


【暴風雨後】
家教8059哦!!
終於有8059本了啊啊啊!雞動!

快來看!! 

【01 ROOK: THE HEROES】
ROOK的歡樂DC小說本
300P超豐厚啊啊!

大突發!趕緊去ROOK家疊羅漢! 

【劫】
王菊/露中哦~
來點~ 

【Before Long Before】
耀中心+土豆兄弟中心本
來點~ 

【Canticum-颂歌】
拉面头欢乐本~~~
來點~ 

【JUGGERNAUT】
很變態的APH磚頭本啊啊!
預定磚頭~ 

【細雪】
鳥肌的BGM啊!(喂重點在哪裡|||
去聽歌~(喂! 

【回溯】
華麗麗的夏目本~
去圍觀變態們~ 

【KOMM】
舒克貝塔擬人本!
來顛覆童年~ 

【涅槃】
王耀國慶突發本!
預定要抓緊哦~ 

【同任志】
任天堂游戏主题插画本
来怀旧~~ 

【並蒂蓮】
澳仔擬人化同人本!
預定点这里哦~ 

カレンダー

04 2017/05 06
S M T W T F S
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

~歡迎來搞~

詳細寄送地址請郵箱或QQ詢問
淘寶店:comicwish.taobao.com
聯繫電話:15000208123
QQ:241033392
MSN:rikuf@hotmail.com

カウンター

最新コメント

[11/01 正义联盟]
[05/12 redpigirl]
[12/31 路人甲]
[12/13 CP七归来的悲剧仔]
[12/03 NONAME]

ブログ内検索

Powered byNinja Blog  Template & Material by 素材屋405番地

忍者ブログ [PR]